提示篇
 

家庭新動態

外籍傭工
 

於1991至2001年間,只有「單人住戶」及「未擴展的單核心家庭住戶」有所增加;至於「垂直擴展的單核心家庭住戶」及「平向擴展的單核心家庭住戶」的數字顯示婚後與父母或同輩兄弟姐妹同住者均呈減少趨勢。這些家庭結構轉變的趨勢可能會令對家庭傭工的需求增加。

除了家庭住戶數目及結構的改變令港人對外籍家傭的需求有所影響外,還有其他可能的因素。例如香港實質經濟增長亦於1997年後下降(可參考政府統計處「常用統計資料—本地生產總值以固定市價計算」)、香港政府的外籍傭工政策、最低工資的訂定及修改、本地兼職勞動市場的改變對外籍家庭傭工的需求都可能有所影響。

聘請外傭的家庭的形態、家中兒童的社教化及管教模式會有所轉變看看網上資料「家有外傭」

香港人聘請外籍傭工除了因為她們較「低薪」之外,留宿是另一項重要因素。家庭新動態表四我們可以看到聘用外傭的家庭來照顧兒童及老人的比率極高。

本地傭工多為鐘點模式工作,難以像外傭全天候式的照顧家庭。鐘點傭工時薪較低,再加上跨區工作的交通費,都是令她們難以取代外籍傭工的原因。

回到家庭新動態



 
 
 
 
 
 
 
 
 
 
 
 
 

家庭住戶
十年間「單人住戶」有所增加。從婚姻與離婚表五我們看出,男性的初婚年齡中位數從1990年的28.9延遲至30.0歲,而女性則從26.3上升至27.3歲,而婚姻與離婚表四亦顯示,粗結婚率亦從1990年的每千中7.5減少至2000年的14.6。事實上,未婚人士是構成單人住戶的主要組成, 故遲婚趨勢對「單人住戶」的增加有很大影響。看看網上資料「家庭住戶結構」
婚姻與離婚表六顯示,離婚判令數目亦從1990年的5551宗上升至1999年的13 408宗,上升幾近三倍,這亦可能令單人住戶的數目有所增加的原因。
「未擴展的單核心家庭住戶」在十年中的增加增加幾達5%,也是現在香港的主流家庭模式(2000年佔 66.2%)。這亦可見於出生率的普遍下降,從1990年的每千人12.0下降至8.0(可參考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數字一覽2001「人口及生命事件」)
以上幾個現象都可能與女性教育程度及經濟能力普遍上升,以及97年後香港經濟衰退有關。看看網上資料「家庭住戶結構」
「垂直擴展的單核心家庭住戶」及「平向擴展的單核心家庭住戶」的數字顯示婚後與父母或同輩兄弟姐妹同住者均呈減少趨勢,這可以訴諸一港盛行的一種「現代家居理想」的觀念,即婚後搬離父母居所,自組小家庭的想法(吳俊雄 1993)。
另外,由於香港的高地價政策,造成了住宅普遍面積比較細小也是令核心家庭盛行的原因。
參考書目:

吳俊雄(1993)〈普及文化與理想家居〉。載於史文鴻、吳俊雄主編《香港普及文化研究》。三聯書店。
 
 

回到家庭主頁

 
 
 

婚姻與離婚

在2001年「25-34」及「35-44」兩個年齡組的性別比率更達820及916,這相信是因為這個調查的對象是「居港人口」,即對象包括海外居港傭工有關 。故女性比男性多可能不是香港人普遍遲婚,甚至不婚的主要原因。
女性參與教育的機會增加,以及教育程度的提升都是女性遲婚,甚至不婚,或者在婚姻不如意時選擇離婚的原因。從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提供的資料來看,自1986年至2000年女性在「副學士學位」、「學士學位」、「研究院修課課程」、「研究院研究課程」上女性的參與都有顯著的增加。在2000年「副學士學位」、「學士學位」的參與女性甚至已超過男性。(可參考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統計數字「按修課程度及學生性別劃分的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課程的學生人數」) 看看網上資料「婚姻與離婚
教育程度的增加令參與女性勞動人口增加,當女性有一定的經濟能力,而不需要借婚姻作為生活保障時,選擇遲婚(待適當對象出現時),甚至不婚(如果一直未遇見適合的對象),或者在婚姻不如意時選擇離婚的比例就會上升。(可參考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數字一覽「按性別劃分的勞動人口參與率」)
 


回到婚姻與離婚主頁